第311章 选择的代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想变成觉海那样的人吗?”

  脑海里闪过觉海的样子,董天宝只觉得一阵恶心。

  是的,恶心,虽然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家师伯不妥,但除此之外,他再没有其他词语可以形容了。

  董天宝犹还记得,刚入寺时,自己便受到“心宝”欺负、污辱。

  这种欺负没有缘由,事实上,心宝仗着其师父觉海是达摩院首座,是少林寺中的“权贵”,肆意欺负每一个可以欺负的人。

  寺霸。

  这些后辈弟子,要么附从他,要么被欺负,无一例外!

  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人向自家师父,甚至是向觉海告状。

  可下场无一例外,心宝顶多只是被说上两句,再搭配上一句话“小孩子嘛,不懂事”,然后就没了!

  而自己报仇打了心宝,却被严厉惩罚,烈日之下,连觉海都待不住,一旁纳凉喝茶,他们俩却要在太阳底下跪着,饿着肚子看对方“执行寺规”!

  从那以后,董天宝就厌恶起觉海了,觉得对方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样子,简直就是世上最虚伪的人!

  ……

  自己想成为这样的人吗?

  “你在污辱我?!”

  董天宝大怒,他虽位卑,却一向自傲,电影里说“只有我欺负人,有谁敢欺负我”,但平日里待人也很谦和,师兄弟之间,也不曾恶语相向。

  这样的董天宝,离觉海近些都觉得难受,怎么可能会想成为那种人?

  叶书平静道:“对于寺内僧人来说,亲传弟子几乎就是亲儿子,你得罪了心宝,在罗汉堂还能逍遥自在,若是进了达摩院,那还不是主动进了人家的手掌,莫说想个法子驱逐你出达摩院,就是陷害、打死你,你一个普通弟子,又能有什么办法抵御?”

  这种事,叶书见太多了,最典型的就是《水浒传》。

  一言一语,如刀如剑,将董天宝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击破,将叶书的话,与觉海的为人一一对比,董天宝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可自己又能怎么做呢?

  自己长久地苦修、好不容易才练出的这一身本事,又算什么呢?

  “少林寺是有寺规的!我相信方丈和诸位师伯师叔!”

  想了一会,董天宝不知是真的愚昧,还是在逃避现实,闷头说了一声,转身挑起水桶就走。

  不知为何,他站在叶书这个昔日好友的面前,分外地不自在,尤其是叶书现在淡然平静、自己苦恼焦虑的样子,对比之下,董天宝一刻都待不下去。

  狼狈逃走!

  叶书看着他的背景,也没阻拦与劝解。

  心志坚毅的人,不被现实打击一下,根本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逃避就逃避吧!

  任何一个人,哪怕再无辜、再无奈、再无从选择,却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董天宝同样如此,在对方心性转黑的那一刻,其人可悲的同时,其人也堪称可恶,便遭恶报,也无半点可怜的余地了。

  ……

  “至不济,就当再看一遍电影了。”

  想到这里的叶书,没有去其他地方,干脆就在这处偏僻地方,静居了下来。

  《大力金刚掌》、《般若掌》两路少林绝学,虽然在这个世界位面只是“人阶顶峰”,不涉及内力的运行,但仍旧极大启发了叶书的灵感,让他一身近乎止步的武道智慧,又多了一层新的路子。

  以力引气,以气动心,这是叶书先前尚未涉足过的领域,这时新得了两路绝学,尤其是《般若掌》,叶书越练,越觉得这门掌法,微妙无穷。

  一心沉浸,叶书饿了便吃、困了便躺在道旁青石之上睡觉,心无旁鹜。

  整个少林,都知道了叶书的行为。

  一些武僧过来,见叶书掌法深奥、威力强悍,便想学上一招两式,谁知道只观其形,不知其内息运行,稍一演练,不是腹内五气动荡、周身酸痛欲死,就是神思散乱、七情爆发,说不出的凶险。

  偏偏叶书越是演练,手上展现的《大力金刚掌》、《般若掌》就越是精妙,吸引得人忍不住去看。

  一看,自然又是一番走火入魔。

  就是一些寺内高手,因为不懂叶书武功根基,看了之后,也常常头昏眼花,非得静坐调养数刻,才能恢复。

  这也就是他们不会内力,否则到时内力混乱,只怕便如《天龙八部》中,西夏皇宫里,擅学逍遥派武功的众人,走火入魔了。

  时间一久,也就没有人敢再来看,便是平日挑水路过,也是低头念经,不敢看上一眼。

  这期间,发生了两件让叶书注意的事。

  第一件:少林众僧不与叶书比武了。

  叶书演练到瓶颈,一时无路可走时,也曾想过与其他少林高手比斗,学练其他少林绝学,以求触类旁通。

  但那些高手,却一个个都微笑拒绝,还给了叶书一个选择。

  “师弟你当初入寺时,方丈就有过知会,说师弟你想学少林绝学,须得剃度出家、诚心入我佛门,否则便终生不得习练少林绝学!

  如今你机缘巧合,学了《大力金刚掌》、《般若掌》,已经是难得的机缘,可少林其他绝学,却是除少林弟子不传了!”

  少林寺也很无奈,毕竟瞧上一眼练功,就看出其中微妙,并且推陈出新,成就最适合自己的武学,百年也见不着一个这样的天才,叶书甫一回山,就学去《大力金刚掌》、《般若掌》,已经让少林寺很被动了。

  直到这时,叶书这才明白进入这个世界时,“是否选择剃度”的各自后果了。

  想了半天,又再问了自己一遍,叶书终还是没选择剃头。

  学武功,和玩亚索一样,是为了自己快乐。

  为了学武而变秃,就像是玩亚索不学E,就算是拿上100个人头,这特么又还有个P的快乐可言?

  这样的决择做下,叶书心里反而安定,放下一分束缚。

  第二件事,却是董天宝。

  董天宝那日离开后,第二天听众人说叶书在山路边练掌时,也曾随着众僧,一起前来观看。

  PS:感谢奔弎老男人的打赏。

  今天收到了当作者以来的第一份礼物,两盒面膜,嘿嘿,感谢“飞天麦糕”童鞋的面膜,我会认真敷面膜的……


武侠直播 http://www.938xs.com/html/book/56/5644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