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约法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元始之章第六十三章 约法三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过了片刻,随着一阵沉闷的马蹄声响起,只见一驾装饰极其华贵的虎纹青铜马车,由六匹通体纯黑不存在一丝杂毛的骏马拉扯着,在一众随侍的簇拥下缓缓驶来。待到马车在庆宫门外停稳,便有一位随侍急急上前,小心翼翼的在一侧的车门外放上了一个特制的木台,旋又掀开了厚厚的描金车帘。随后,便有一位面带几分威严之色的中年黑须男子折腰跨了出来。只见那人生得虎背熊腰,身着一袭黑绸长袍,外披一件灰色的熊皮大麾,方面虎目、鹰鼻薄唇,顾盼之间,颇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傲霸之气。落了马车,那中年男子又昂首挺胸的踱到了门前。

  揣测对方必是那魏王增,姜好急忙抢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楚国楠公主亲卫队统领姜好,拜见魏王陛下!”随即,其身旁那一众庆宫护卫亦皆跟随着躬身下拜。

  闻声,魏王只以目光微微的扫视了眼前众人一眼,淡淡的道了声,“将军请起,众人无须多礼。”随后,便举步当先跨进大门,朝着庆宫内行了进去。

  一众随侍亦急忙碎步紧随其后涌入了庆宫之中,之前那队黑甲魏武卒则留驻在外面戒备。留下了一众护卫守护宫门,姜好连忙挺身上前亲自为魏王引路。

  待到得楠公主所在的正殿门外,姜好急忙高呼一声,“魏王驾到。”

  随后,魏王扬了扬手,止住了一众随侍,独自一人踏步行进了殿内,姜好随即紧紧跟了上去。

  楠公主此刻正在殿内守候着,眼见魏王进来了,急忙起身躬身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道:“拜见魏王陛下!楚国小女子黄楠有礼了。”

  魏王见状微微一笑,客气的道:“楠公主快快免礼!”口中说着,双目又直直的望着一袭红裙娇艳无比的楠儿,疾步上前便欲搀扶。

  眼见魏王快要接近到楠儿身前,姜好急忙飞身上前假作搀扶,眼看着二人就要撞上,一旁的魏王不由得愣了一愣。趁着姜好冲撞、魏王分神之际,楠儿连忙起身巧妙的闪避开来,随后又请魏王上座,此时,侍女也已奉上了一应茶点。

  双方寒暄了几句便落下座来,那魏王自一见到楠儿,便惊为天人,一时间也不说话,只是端着茶杯双目放光不住的打量着楠儿。

  又默然静坐了半晌,面对着魏王火热的目光,楠儿只感到一阵惊惶。无奈之中望了望一侧的姜好,得了姜好目光的鼓励,便摈退了左右侍从,徒留下了姜好守护在一侧。旋又按照着之前设想好的计划,鼓起勇气缓缓说道:“魏王陛下,此次小女子约您前来,乃是想与大王约法三章。”

  “如何约法三章,寡人愿闻其详。”闻言,魏王直了直身躯,饶有兴趣的问道。

  真诚的望着魏王,楠儿颜色一正,神情郑重的说道:“其一,小女子与大王之间的婚约只能是有名而无实,当然,也就不必再举办婚礼庆典了。其二,在不损害陛下及魏国利益的情况下,魏王不可干涉我及我属下护卫们的一应活动。其三,若是楚国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小女子必会离开魏国,回奔楚国。”

  待魏王静静的听完楠儿的约法三章,脸色已渐渐的沉了下来,沉默了良久,方才不解的问道:“楠公主何出此言,莫非是觉得寡人配不上你。再者说,如若依你此言,寡人今后却只是白白付出,似乎没有丝毫的利益收获。”

  沉吟片刻,楠儿面现几分坚毅之色,淡淡的道:“之后,我们庆宫会想办法自力更生,不必烦扰大王供养。”随后,又神情凄婉的说道:“楚女自知配不上大王,此次前来魏国,完全是顾忌到魏楚两国间的联姻事关重大,不愿损了两国的邦交。魏国兵强国盛,魏王更是胸怀宽广,如若此等小事也无法应允,小女子唯有一死了。”言罢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匕,横在了颈项处,神情更是泫然欲泣。

  早已知道楠儿心意的姜好此次并没有上前劝阻,只是静立在一旁冷眼观望着端坐一侧的魏王。

  魏王听罢,面上神色只是不住的变幻,忽而有几分恼怒之色匆匆闪过,忽而又略带着几分不甘之情。权衡到魏楚两国的邦交大事,又再三斟酌着楠公主所提的要求。心下暗暗思忖道,面前这女子实乃倾国倾城之姿,如此死了也未免太过可惜。好在来日方长,她有那么多的护卫随从需要供养,眼前凭借着楚国携来的大量财物或可支撑一时,若时间一久,只怕会坐吃山空,如此一来,自己今后未必就没有机会。况且,如若楚国的楠公主就此殒命于魏国王宫之中,非但有损魏楚邦交,自己难免也会担负天下骂名。

  转头望着楠儿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情貌,心下更是一软,暗道寡人难道不如一介女子吗,随即长叹一声,道:“罢罢罢,寡人便允了楠公主,不过,那婚礼庆典必须如常举行,否则,我堂堂一国之君如何面对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楠儿闻言不由一怔,心内权衡再三,暗道此点魏王肯定不会再做退让,只得起身向着魏王行了个大礼,神情庄重的道:“如此,楚女黄楠就恭谢大王陛下了!”言罢,展颜一笑。

  这一笑,犹如春风拂过,又如桃花绽放,那魏王一时间竟看得呆了。

  随后,二人就婚礼仪式及庆宫公主护卫队的编制安排等具体相关事宜,又细细的商议了一番。

  翌日,婚礼大典在魏王宫中隆重的举行。只是,此次的典礼仪式比之以前的惯例,似乎缺失了一些重要的礼仪规程,另外,魏王并没有按照着之前所预定的那般将楠儿立为魏国王后。为此,旁边一众观礼的魏国贵族高官们表面上是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是议论纷纷。

  自此,楠儿被魏王册封为楠夫人,亦被魏人称作为楠子,居于庆宫之中。

  待到礼毕,二人又各自分开回返,魏王径直前往了所居住的韶宫,楠公主则由姜好等来自楚国的亲卫队护卫着返回了庆宫。

  羽人族的天空之城中,足足花费了将近七日的工夫,带弃才将御风之术习练成功。此际天空之城的某片密林深处,只见其施展出御风之术,极速的穿行于一片密集的树木之中,身形过处,仿若与风融为了一体,比之前的速度足足快了数筹。

  将御风之术修习成功之后,带弃第一时间便去寻了离甲长老,准备即刻出发前往那处地底探索。随后,离甲长老又将天蚕内甲以及其他一应事物交予了带弃。

  次日,由羽传戌作为了向导,引着带弃沿着羽人族临时开启的直达通道,直接跨进一片漂浮在天空之城边缘处的白云,出现在一座山巅之旁。二人随即纵身跃上山巅,没做片刻停留,直接下了山,来到了山下的一处山谷前。

  “就是此处的地缝了,延此下去大概三十余里有一条地下暗河,再沿着那条地下暗河顺流而下,之后便会遭遇一处岩浆之地。到了那处岩浆之地,你只需离开那条地下暗河并反向而行,不久之后便会有所发现了。”指着下方一处黑乎乎的巨大地缝,羽传戌向带弃认真的解释道。

  随后羽传戌又递给了带弃一份简单的地图,道:“这是依照着之前族人们的探知所描绘的地图,这几日,我会在留此地等你,途中一切小心。”

  “好,有劳了。”接过地图,又小心的放入怀中,带弃旋即朝着面前那恰似一张狰狞巨口般的漆黑地缝纵身跃了进去。

  进入到地缝之后,带弃随即点亮了之前备好的火把,沿着仅容两三人通行的山石隙缝缓缓前行了片刻,前方陡然变得开阔起来。借助着火把的火光仔细一打量,带弃发现眼前却是一个足有十数丈开阔的大石洞。行走在开阔的大石洞中,沿途之中,石洞的顶部和地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钟乳和石笋。急速的穿行在那片石钟乳和石笋之间,过了盏茶功夫,凭借着玄元虚空诀的超强感应力,带弃突然感应到远处传出了一阵细微的响动声。熄灭了火把,带弃悄悄的藏身于一块大型的石钟乳一侧,屏息静气的耐心观察着。不多时,随着十点绿油油的微光闪动,只见五条瘦小的黑影急急的蹿了过来,在经过带弃藏身的石钟乳附近时,停下来只轻轻的嗅了嗅,便急急忙忙的跑开了,原来却是大大小小的五条狐狸。

  重新燃起火把,虚惊一场的带弃将之前调配好的隐匿身体气息的药粉洒了些在身上,便依仗着刚刚习练而成的御风之术,一路迅速前行。沿途又遭遇了几头小型动物,带弃也懒得回避,倒将那些小动物吓得纷纷四处躲避。前行了数十里,前面不远处隐约传来了一阵阵奔腾咆哮的声音,带弃随即循声而去,不久之后,终于穿出了大石洞,来到了那条地下暗河旁。

元始之章 https://www.938xs.com/html/book/5396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