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武长老的逼问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武长老见到龙尊眼底闪过一抹杀机,直接开口问道:“你就是龙俅寸对吗?”

  “是,弟子就是龙俅寸。”龙尊面带恭敬之色,稳稳地站在几个人的面前,心中却知道眼前这几个人的身份,一个是第一峰的长老,另一个是云雾峰的长老,而且还是他杀死的那个人的师父,坐在石桌上的那位是武君境的太上长老,当初和他一起去参加的大比。

  武长老说道:“既然你是龙俅寸那就没错了,我问你,半个月前的那天夜里你在什么地方?都去过哪里,谁能证明,还有,你跟云渺之间的矛盾是怎么回事,当初你一个记名弟子为何要诋辱云渺,惹得云渺几次忍耐,可你却变本加厉,陷害云渺,后来被执法堂发现你的事情,惩罚你去了北境山脉深处,而你回来之后,不仅没有有所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你说,云渺的死到底和你有什么关心,现在太上长老也在这里,胆敢说谎,必将严惩。”

  听到这话,龙尊冷笑一声,他知道知道对方是怎么回事,无非是泼脏水,同时引导别人想歪了,就是为了证明他和云渺的死有关系,到那时便可以找借口收拾他了,不过他不会给武长老这个借口,或者说,就算眼前这个武长老也借口,也奈何他不得,真的惹怒了,他不介意送这个武长老去陪他死去的那个弟子,不要以为他真的不敢杀人。

  边上那第一峰的陈长老脸色一沉,道:“武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故意诱导我第一峰弟子,你这么做简直有辱你云雾峰长老的身份,太上长老,还请您主持公道。”

  那太上长老点点头,说道:“不忙,先听听这个叫龙俅寸的小家伙怎么说再说。”

  “一切听太上长老的。”第一峰的陈长老应了一声,转头恶狠狠的瞪了武长老一眼,这才对龙尊说道,“太上长老已经说了,那你就如实的回答,用不着隐瞒,有我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把你怎么样的,哪怕那个人是什么武宗境长老,你根本不用在乎他。”

  话虽然这么说,但龙尊知道对方根本护不住他,不过他也没指望对方护他,所以他根本不在意,便开口说道:“回禀太上长老,还有二位长老,半个月前弟子就在院子里修炼,很长一段日子都没有离开过这座院子,这一点,第一峰的师兄们可以给弟子证明,至于武长老说的什么云渺,弟子并不认识,不过弟子还是记名弟子的时候,有一天弟子不在屋中,被记名弟子管事无故翻找弟子的住所,当初弟子和那名管事据理力争,虽然对方走了,可后来不停的找弟子麻烦,后来干脆有执法堂的师兄找来,直接说弟子犯了宗规,怎奈弟子刚加入北境,很多事情都不知晓,便被送去了北境山脉深处,那一次可谓是惊险万分,好在弟子运气好,不仅在北境山脉中突破,这才有机会活着回来,本来弟子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谁知道弟子刚一回记名弟子那边的,便又被记名弟子管事针对,就连争夺记名弟子擂台战的时候,别人挑战的都是同为刚入门的记名弟子,弟子却被云雾峰的一名记名弟子挑战,并且那人说要废掉弟子,记得好像是叫陈大虎,幸亏弟子修为还算精湛,赢了陈大虎,赢得了擂台战,可随后又有一名自称是云雾峰的弟子,说要弟子的内门弟子争夺战的名额,只要弟子答应,他保证弟子不会在受到针对,可弟子也想成为内门弟子,便拒绝了对方,后来第一峰的东方师兄带我来了第一峰,可参加内门弟子争夺战的时候,弟子却发现自己内门弟子争夺战的名额没有了,可弟子从来没有把内门弟子争夺战名额给过别人,好在主持内门弟子争夺战的那位长老公正严明,重新给了弟子一次参加内门弟子争夺战的机会,这才有幸成为内门弟子,不然恐怕弟子以后都别想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了,原本弟子还不知道得罪了谁,现在听武长老这么一说,才明白得罪了那位叫云渺的师兄,怪不得对方有这么大能量,又是让弟子去了北境山脉深处,又是把弟子的内门弟子争夺战的名额弄没,一般人可做不到,原来是武长老弟子,不过弟子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云渺师兄,还请武长老明言,如果有,弟子已经改正,并且像云渺师兄表示歉意。”

  龙尊的这一大翻话,基本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可以说他该说的一字不漏的都说了,哪怕是不知道事情原委的那位太上长老也听了个明白。

  在上的哪一位不是从记名弟子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很多事情他们经历过,哪怕没有经历过也知道一二,听别人提起过,可现在一听到龙尊的话,更是没想到武长老的弟子居然如此针对一名普通的记名弟子,简直是在致对方于死地。

  有一些听到一些传闻的北境长老,更是想到云渺几次派人去北境外追杀龙俅寸,一开始他们还不信,可现在想来,这些事情恐怕都是真的,不然那个龙俅寸也不会这么说。

  “胡说八道,你简直在诋辱云渺。”武长老怒道,“云渺如何会跟你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过不去,莫非云渺还贪图你什么东西不成,你以为你是谁,也配跟云渺作对,到了现在你还不从实招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害死云渺的,休要在这里隐瞒,你以为有第一峰的长老在这里给你撑腰,你就能够蒙混过关了,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一番恐吓的话语,听的第一峰陈长老直皱眉头,冷声说道:“武长老,你本事大的很,居然在这里威胁一个内门弟子,我都替你丢人现眼。”

  武长老没有说话,这个时候龙尊说道:“武长老,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刚加入北境的记名弟子能够得罪谁,我连记名弟子生活的那片区域都没有离开过又能得罪谁,至于你说的云渺师兄,我更是连见都没见过,如何又能得罪,武长老,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小人物,随便就能被你捏死,不过我相信北境会被我一个公道,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随意处置北境弟子,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北境就不是北境了,我这个弟子可不想被人无故杀死,不如离开北境更安全,对不对,太上长老。”

  说话的时候,龙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太上长老。

  那台上长老没有想到龙尊会突然问他的话,便笑了笑说道:“放心,北境还是有公正的,不会允许一个人胡作非为,如果有人敢胡来,那此人就是北境的弟子,北境自然有宗规来处置他,所以你这个弟子不需要用话来激将我,该干嘛干嘛,用不着这么说。”

  “是,是弟子胡言了。”龙尊欠了欠身,又道,“不过弟子还是有话不吐不快,上次弟子无故被人送去北境山脉深处也就算了,居然在北境山脉深处遭到好几拨人的谋杀,幸亏弟子命大,不然很难活着回来,也不知道北境山脉深处是不是成了一些人除去弟子的工具,还希望太上长老明察,对了,还有弟子被执法堂送去北境山脉深处,弟子想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罪过,才被如此整治,还请太上长老给弟子一个说话。”

  “哦,是吗?这件事确实应该严查。”那太上长老抬手招来一名执法堂的弟子,说道,“你回执法堂,找一下卷宗,和当初办理他这件事的人,看一看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刚入门的记名弟子,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处罚,此事一定要查清楚,不能让下面的弟子平白受冤,而执法堂一直都是北境公正的地方,如果有人借用执法堂而胡作非为,一定严惩,绝不留情,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的结果,还有卷宗我不希望听到什么遗失和毁去的事情。”

  那执法堂弟子脸色一苦,这件事虽然和他无关,可他一听就知道这里的几分事情,哪里还猜不到这里面的猫腻,可是太上长老发话了,他又不能不去办,就算想要毁去卷宗都不可能,不仅太上长老要看到卷宗,还要看到当初判罚的那位执法堂弟子。

  心中默哀一声,这位判罚眼前这个龙俅寸去北境山脉深处的执法堂弟子恐怕要倒霉了,如果没有真实的理由,恐怕这一次不要说执法堂弟子的身份,就是北境弟子的身份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了。

  执法堂弟子离开之后,武长老并没有放过龙尊,而是直接说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胡言乱语几句,就能够把事情洗脱干净,我劝你还是乖乖承认了,省的我动手。”

  边上的第一峰陈长老这个时候说道:“武长老,你什么意思,难道还准备动粗了不成,真要动粗,我还不真怕你,来,咱们去外面比划几下,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

  “哼!”武长老冷哼一声,不是他不愿意动手,而是他知道自己和第一峰的这个陈长老实力在伯仲之间,想赢很难,两个人真拼下去,也只是互相之间打斗,而他成为武宗境长老已经很多年,却被已经刚成为武宗境的长老逼平,这让他十分的没有面子。

  “好了,你们两个都在这里等着,等执法堂的人回来了事情不就清楚了吗?”那太上长老开口说道,他一出声,两个人都不言语了,虽然心中未必服气,可面子上却已经安稳下来,没有了冷嘲热讽和争斗,就等着事情过去。

  时间不长,执法堂的那个弟子一脸尴尬的回来了,不过他只是一个人回来,并没有带来那位处罚龙尊去往北境山脉深处的那名执法堂弟子。

  坐在石桌上的太上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人呢,不是让你把人带来吗?还有卷宗也一起带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另外的人呢?”

  那执法堂弟子低着头说道:“回禀太上长老,龙俅寸的事情上并没有卷宗,而是一名执法堂弟子私下里办理的,并没有通过正常的手续,便把龙俅寸塞入去北境山脉深处的队伍之中,而且办理这件事的执法堂弟子,已经死了,就是和龙俅寸一起去北境山脉深处的那名执法堂弟子,当时很多人都知道有执法堂弟子死在北境山脉深处,这一点很多人都能够证明。”

  一听这话,那太上长老一皱眉,里面的事情一听就有猫腻,没有卷宗,人是怎么被塞进去往北境山脉深处的队伍之中,而且办理这件事的也是一名执法堂弟子,而且还死在了北境山脉深处,这件事更是扑朔迷离,要是说里面没有点事情根本不可能,可见背后做这件事的人在北境权利很大,而且也能够影响到执法堂的一些人。

  想到这里,那太上长老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一旁的武长老,因为这件事武长老便可以做到,对此,他怀疑这件事和武长老有关。

  武长老把目光扭到了一边,并不跟太上长老对视,嘴上还说道:“请台上长老给我弟子云渺一个公平,我怀疑我弟子云渺的死很大可能跟这个龙俅寸有关系。”

  确实,这件事跟龙尊有关系,而且人而已是龙尊杀死的,不过没有人能够有证据证明杀人的人是龙尊,哪怕有人能够证明,也没有人能够把龙尊如何,起码以龙尊的实力整个北境都没人是他的对手,如今的龙尊可以说是行走在世间的最强者。

  太上长老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没有卷宗,说明龙俅寸很大可能是被人冤枉的,而且一名刚加入北境不久的记名弟子,如何有本事得罪你的那位弟子,我看事情就这样算了吧,你也回云雾峰,就不要再来找这个龙俅寸的麻烦了。。”


龙血圣尊 http://www.938xs.com/html/book/49/4965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