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九八、问君能有几多愁(28)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炎神当真就死皮赖脸了,这回到访,貌似打定主意不走了,春怀楼也是拿他没辙,喊打喊杀什么的,自然绝非他的行事准则。

  而当初蒋涛在游戏内部张罗的那场多人会唔,谈起各种话题来,春怀楼对炎神不无偏袒包庇之意,至少,他还帮炎神说了几句话,以至于闹得其他朋友有些不满。

  但要说把炎神留在身边,交托一些事务,这小子的身份确实有够敏感,不要说白雪梅心怀龌龃,首先春怀楼就放心不下来。

  一定程度上看来,炎神也的确无法令人放心,远远难以见信于昔日友好之间。

  于是春怀楼拨通了杨烨的手机,尝试联络的通常手段失效了,这才一转念间,使用上那方石墨型的组件,也就是一种类似电话应用的通讯工具。这玩意不通过卫星中转,且有效规避了电子脉冲信号发射,至少当前科技水平下,或处于科学领域的视野之外,尚未存在屏蔽和监听的手段。

  三言两语下,就得到了相当中肯的意见。

  杨烨的意思很简单,炎神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好,要打入春哥权力中枢当间谍也罢,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狂暴猪的态度。

  “小猪都原谅他了,我们……就算是我,也没道理跟小炎为难,他不是要工作吗?有一项工作非常适合他,简单不要太合适!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杨烨听春怀楼“嗯”了一声,却未提出疑问,便接道:“我甚至可以给他发工资,只要他能做到,或者说哪怕他做不到,只要他正在努力尝试,让我们看到鲜明的成果,我可以养着……包括他老婆一大家子!”

  “居然还有这样的工作,搞得我都想去给你打工了,呵呵……嗯,你说吧,是什么工作?”春怀楼开了句玩笑,忽然察觉这玩笑开岔了。

  他当初久历魔道,可是得到过杨烨重用的,就称衷心依靠的家将都不为过!如今大权在握,居移气养移体什么的,姿态是高了,却没必要在杨烨面前展现,那不是缺心眼吗?

  春怀楼不管缺什么,杨烨显然都不在乎的,也不至于抓这个话柄,闻言接声说道:“让他好好玩游戏吧!玩得厉害点,最好是能发动广泛的玩家力量,保护那个美女战将向非凡,不至于因为游戏剧情变化毁于一旦……那也就是说,小炎保护的对象将是全部魔族!他要解决的障碍,是玩家群体对魔族普遍的恶意,这回事想想确实挺难的……”

  “高见!”春怀楼眼睛一亮,急声道:“阿火不是我当面夸你,你可真的是个人才!这脑子转得太利索了!只有这么做,才是他补偿小猪的最佳途径!”

  炎神低垂的头部微侧,把六米开外春怀楼的叫喊声听得分明,却显然怎么也想不出来,怎么做才是补偿狂暴猪的最佳手段。

  “我听梨子说过,魔族战将的强大,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目前最高层次的超神级玩家,遇到高端魔将,那也远远不够看,所以吧,这个过程……”杨烨迟疑道:“也就是魔族灭亡的过程,想必会相当漫长的,所以,就得看小炎怎么玩了,他能做到什么地步……当然咱们也不能指望,这是剧情大变革的超脑演化,但小炎能否做到,和会不会努力去尝试,这就要由他自己选择了,我可以承诺的也就这些。”

  “其实阿火,我觉得吧,你也是个心软的人。”

  春怀楼的评价,杨烨不置可否,于是春怀楼接着问道:“假如最终……就算再漫长吧,两年或者三年后,游戏剧情的自然演变无法逆转,魔族还是会在游戏里灭亡的,我听说小猪也被种下了魔族印记,那么看来也难以幸免,那又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小炎怎么办?”

  “我觉得他也没必要……”杨烨语声微顿,轻笑出声,说道:“小炎应该会自裁的吧?”

  春怀楼一惊,讷讷问道:“自裁?”

  “小猪作为受害人,愿意谅解他,不表示我们这些兄弟们,就非得谅解小炎不可吧?”杨烨这话当然是设问,根本也不待春怀楼回答,接道:“也就是说,小炎当前还活着,是来自于小猪的恩惠,要是小猪都挂了,物理意义和精神层面一起消失了,小炎还有必要活着吗?他还好意思活着吗?”

  “或许小炎,也会在魔道世界重生。”春怀楼喃喃低语。

  “那就……看他的造化吧。”杨烨说着截断了通话。

  很显然,春怀楼误会杨烨了,他误以为杨烨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但实际上,杨烨是个做事很有原则的人——他尊重的是朋友的意志自主权,当意识彻底丧失了,当然也就不存在任何权限了。

  炎神得知杨烨的确切态度,不免一喜一忧。

  喜的是可以重拾游戏,于虚拟时空探索隐秘,持续壮大自我的生涯,忧的是杨烨的建议极其不靠谱,纵然他炎神壮怀激烈,把东华帝国的国王孔明先生挤下宝座,玩家打击剿灭魔族的初衷,可不是说扭转就能扭转的。

  但毕竟这是条路,是向狂暴猪示以歉意,最诚挚的表态。

  挽救魔族断定做不到,但表达态度可以做到,而且不难做到。

  …………

  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在这个时空几乎不存在,时间均以固态存在,场景虽然是唯一的,但人物面貌却有着诸多参差变化,其折叠的光线彼此交融,需要仔细观察,详加梳理才能看出大致的情形。

  肖凡也是识别了许久,才领悟过来,何方静正在这个大约是卧室的房间里不断成长,透过面貌的青涩程度判断,由最初的十二岁左右,到最终的十六岁左右,映现出数以千计的形态变化。

  因为最终那个身段已然相当高挑,可能不亚于当下的何方静,相对朴素的衣着下,也能看出她身段美轮美奂,凹凸有致,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

  于是在肖凡乐此不疲、爱慕深深的倾注下,想到了技校三年级时期,初遇何方静的情形,那是在国统华府院校的校务公车上,按照何方静的记忆回溯,这是她成年后与肖凡的首次相遇,阔别九年之后的重逢。

  那一年,肖凡十九岁,没能认出成年后的美少女何方静,于此后一年校友生涯多次会面中,也从未想起年幼时期他乡偶遇,继而关爱疼惜的小女孩,金胜兰。


魔道之游戏人生 http://www.938xs.com/html/book/49/496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