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阴险毒辣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s.com 位面之金榜题名第324章 阴险毒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统一后的秦国军队,仍然分为材官、骑士、楼船、轻车四个基本兵种,其中材官是步兵,楼船是水兵,骑士则是骑兵,而轻车就是车兵。车兵多用于的平原战争,论战斗力比骑兵强大,一般由双马拉动,机动力很强,但是灵活方面很差,更容易损坏,属于奢侈兵种。

  此刻这队秦军便是以车兵而主,两侧是护卫的骑兵,奔驰如风,急冲而来。

  大胡子军官靠在第一个战车内,一双牛眼冷冰冰的盯着秦书凡,眼中尽是仇恨和杀意,在他旁边,是一名身材壮硕,神色阴鸷的军官,他手握缰绳,狠狠甩动着,一身漆黑战甲,眸光如箭,落在秦书凡身上,两人气质不同,但是相貌却有几份相似,明显有血脉关系。

  秦书凡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立即意识到麻烦临身了。

  果不其然,身旁的络腮胡子军汉章邯拍马迎了上去,高呼“郡尉大人”,章邯身后的骑兵也紧随而出,恭声呼唤。那阴鸷军官横了章邯一眼,冷哼一声,挥舞着缰绳直冲而来,章邯和麾下骑兵连忙让开,车兵走后他们连忙并入队伍之中,向着秦书凡冲来。

  阴鸷军官驾着战车跑的最快,接近秦书凡时没有停止的迹象,直直的撞了过来,大胡子军官靠在车里叫嚣着:“兄长,撞死他!撞死他!”

  果然要置自己于死地,秦书凡叹了口气,身形一动横移数米,让过冲撞而来的双马大车,阴鸷军官似乎早有准备,秦书凡刚一站定,手中的马鞭就抽了过来,这一下似把空气抽爆,“啪!”的一声鞭子带着啸音甩向秦书凡脸庞。

  秦书凡仿佛没看到,站着不动,阴鸷军官的声音阴沉而狠辣随鞭传来:“狗一样的东西,竟敢伤本将兄弟,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郡尉大人,万万不可伤及无辜!”话音未落,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快速伸来,准确的抓住抽向秦书凡的鞭子,紧紧的握住,马鞭再难以前进一步。

  “你要干什么!”

  阴鸷军官怒喝一声驻马下车,含着怒火的目光从那只布满老茧的黑黄手掌移到手掌的主人身上,冷冷的道:“章邯!放开!否则本将必杀你!”

  章邯一手扶剑,一手握鞭,踏前三步,沉声道:“郡尉大人应知乔太守之令,无缘无故不得滥杀无辜,更何况这位小先生乃是法家门徒,大人不要自误。”

  “法家门徒”四个字一出口,阴鸷军官心里咯噔一下,始皇统一天下后,一些儒生和游士引用儒家经典,借用古代圣贤的言论批评时政。更有六国遗族反对“郡县制”,要求根据古制,分封子弟。丞相李斯加以驳斥,并主张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学诽谤朝政。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并重用法家,以法治天下。

  因此,法家在当今天下是另类的存在,虽然令许多人憎恨,但又偏偏惹不得,无论是上到达公显贵,还是下面的将士百姓都对法家弟子慎重对待。

  不过阴鸷军官却不在乎,冷冷看了秦书凡一眼,立即哈哈大笑:“法家门徒?章将军莫非眼花了,法家弟子会拳脚功夫吗?再者,法家弟子行走天下皆配白玉雕卷令牌,此人有吗?章将军查过吗?”

  章邯一捂额头,刚才见那诡异的绿炎一时忘了令牌这点,连忙回头向秦书凡腰间看去,旋即脸色在变,竟然没有令牌,再想到那快捷的身法,脸色顿时大变。

  被骗了!

  “小先生,你……”

  章邯张着嘴,有话说不出口,毕竟是他疏忽了,难道要怪这少年?

  “真是害苦我了,哪怕这少年说是路人,也不会如此啊,这回算栽了。”章邯心中无比痛苦,苦涩着垂头丧气的坐到地下。

  “哈哈!章邯,你等着军法从事吧!”

  阴鸷军官大手一挥,目光冷冷的盯着秦书凡道:“来人,先把章邯的配剑下了,再将此冒名顶替的贼子拉下去,斩首示众!”

  “是!”

  数十名骑兵跃马而下,手握长矛,分两队从四方围了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

  章邯抚摸了下佩剑,叹了口气将剑扔到地下。尽管如此,章邯仍未怪罪秦书凡,看着秦书凡,露出同情和爱莫能助的表情,但令他惊奇的是秦书凡却抱以微笑,脸上没有慌乱之色,章邯心中一动,莫非……

  “兄长……等等!”

  就在此时,略显虚弱的声音从战马上飘下,阴鸷军官闻言叫两名骑士将大胡子军官搀扶下来,温声问道:“兄弟有什么话尽管说,看兄长为你出气!”

  大胡子军官浑身瘫软如泥,尽管被人搀着仍气喘吁吁:“兄长,斩首示众太过便宜于他,把、把他四肢斩下,挖眼割鼻,剪舌刺耳,沉于金汗缸中,我、我要他有苦说不出,有痛叫不响,痛苦七七四十九天而亡!”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许多骑士看向秦书凡,露出同情的表情,如此手段,太过残忍。

  章邯蹭的一下站起来,怒视大胡子军官:“张怀,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太阴毒了。”

  张怀笑的直喘气:“无毒不丈夫,此贼伤我,若非我命大,又有兄长照看,此刻已亡,只有这般……方、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你,你枉顾军法!”章邯大骂。

  “什么军法!在这里,我兄长就是军法!别说是他,就是你这个‘帮凶’也要受刑,你放心,我兄长会好好照顾你的!”张怀阴恻恻笑道。

  章邯怒哼一声,看向阴鸷军官:“姜山,你真的要如此做?”

  “是又如何!”

  姜山冷言道:“诚如张怀所言,此地我为主,我要如何就如何!”

  “你不怕我告到乔太守那里?”章邯反驳道,别他看是副郡尉,但和正牌郡尉差了好几个等级,似他这样的副郡尉,东郡有数名,在军中相当于打下手的角色。

  “哈哈,乔太守乃我舅父,你告到他那里又如何!”

  姜山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况且,你能活到那个时候再说!”

  “将军开恩!”

  “章将军一心为国,经过大小战事数以百计,我等请将军开恩!”

  章邯手底下的那些骑兵,闻听此言脸色大变,连忙跪地求饶。

  “你们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本将军说话!滚一边去!”

  姜山挥起马鞭乱打,每一鞭子都抽在那些跪地的骑兵脸上,尽管抽得血肉模糊,但这些骑兵仍跪地不动,大声求情。

  章邯痛苦失声,撞开士兵,跑过来急拉姜山,周围其余士兵见此皆一脸不忍,或许是出够了气,或许是怕士兵哗变,姜山停了下来。

  “还等什么,动手!”

  军令一下,尽管骑士很同情秦书凡,但不敢违令,齐刷刷围住秦书凡。

  “等等!”

  看了许久的秦书凡,此刻终于开口了。

位面之金榜题名 https://www.938xs.com/html/book/478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