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艰难抉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换为www.lnwows.com 位面之金榜题名第21章 艰难抉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茂密的山林中,刀枪林立,百多名元兵将秦书凡三人团团围住。

  秦书凡环视一圈,对着王镇抚使合什道:“数年未曾相见,王居士雄风依旧,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王镇抚使的目光在秦书凡和小冬瓜身上扫了一眼,沉吟半晌道:“法师尽管放手施为。”

  秦书凡行了个佛礼感谢,而后双手如刀,咔咔两声,用柔劲震断小冬瓜腿上的箭矢。

  “义兄。”小冬瓜痛哭流涕,扑在秦书凡怀里。

  秦书凡轻声安慰。

  “死和尚!”那名被击倒的刀统起身举刀上前。

  王镇抚使挥手阻止,亲眼看着秦书凡扯下一块布,小心翼翼的将小冬瓜的腿伤包扎。

  做完这些事后,秦书凡双手合什道:“王居士宅心仁厚,不知可否再行个方便?”

  “小和尚,镇抚使大人已经很给你面子,休要得寸进尺!须知这女子是叛党,难道少林寺也勾结叛党?”一名刀统走出人群,他与河南镇守刘瑾和王镇抚使去少林寺进香数次,对秦书凡印象很深,闻言当即喝问,给少林寺扣上一顶大帽子。

  “休得乱言!”

  王镇抚使面色不愉道:“三宝法师乃少林寺年轻一辈的佛法大家,怎么可能与叛党勾结?更何况禅宗祖庭的少林寺!”他对秦书凡拱手道:“三宝法师,本官麾下小校不明事理,还请法师慈悲为怀,不要计较。”

  秦书凡神色从容:“王居士客气了,实不相瞒,此女乃是小僧的义妹,还请居士手下留情,放她一条生路。”

  “义妹?”

  王镇抚使上前数步,审视着两人,随即笑道:“既然法师开口求情,本官就给法师个面子,来人,只将此贼拿了,回营交差!”

  数名精悍元兵上前将凌道士捆成粽子,拉回阵中。

  “义兄……”

  小冬瓜想要上前施救,秦书凡挥手阻止,并对王镇抚使道:“善哉善哉,王居士宅心仁厚,小僧不胜感激,过些时日必定登门拜访。”

  王镇抚使闻言大喜:“那感情好!实不相瞒,家母心向佛法,每日必读法师的金刚经注释,平生只盼亲耳听到法师讲解,可惜无缘相见,没想到今日有此殊荣,本官替家母先行谢过法师,到时本官必定大开中门迎接法师到来。”

  他挥手招呼,一众元兵押着凌道人缓步下山。

  “且住!”

  突然,一道灰影从远方纵来,来人的速度极快,话音落下之际,已跃进人群之中。

  王镇抚使急令众兵驻步,略一打量来人,便拱手笑道:“原来是觉性大师,多年未见,大师愈发慈悲了。”

  “王居士安好,咱们稍后在叙,先让贫僧惩治了劣徒。”觉性行个佛礼,对着秦书凡喝道:“你干的好事,还不跪下!”

  秦书凡心里咯噔一下,忙将小冬瓜靠在树边,上前数步,推山倒玉般跪在觉性身前,双手合什:“师傅,弟子莽撞,违反戒律院禁令,实乃大过,弟子愿意承担任何责罚!”

  觉性怒气稍歇道:“你知错便好!索性没有铸成大错,马上随为师回寺,接受戒律院子心师伯的处罚!”

  秦书凡道:“弟子不敢有违师令,但义妹小冬瓜身受重伤,流血过多,若不及时治疗,后果难以预料,所以弟子恳请师傅,先容弟子治好义妹伤势,再去戒律院接受惩罚。”

  觉性闻言脸色变得铁青,喝道:“好个劣徒,先是打伤四名师弟,后又闯出寺门,如今还要救治叛党,你将少林寺数百年的清誉置于何地,十几年的经文都白读了吗?”

  他恼秦书凡差点闯下大祸端,下山时为爱徒提心吊胆,好在没有杀伤人命,不过救出叛党已成事实无法更改,却不成想众目睽睽之下还要一错再错。

  秦书凡叩头:“义妹性子纯善,几乎不下嵩山,如何能是叛党?而今其父李三猎已亡,义妹孤苦无依,又身受重伤,弟子自幼受李三猎大恩,岂能见死不救,弟子恳请师傅成全,事了之后,弟子自当负荆请罪,前往戒律院受罚,更何况王镇抚使已答应放过小冬瓜。”

  “王镇抚使不愿欺凌弱小,是宅心仁厚,而你呢?犯错再先,事后不知悔改,还要继续深陷!”觉性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压着怒火问道:“若是为师不答应,你是否也要效仿天宝和君宝的故事?”

  秦书凡色变,以膝带脚上前几步,道:“弟子自幼受师傅和觉远师叔悉心教导,风雨无阻十四年,装装件件,铭记于心,恩师对弟子而言与父母何异,弟子岂敢有那种大不敬想法!”

  觉性闻言神色稍缓,叹道:“为师知你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但你已遁入空门,首先要摆脱俗世纠缠,为师不计较你先前的癔话,随为师回寺吧。”

  “师傅?”秦书凡央求。

  觉性满脸冷漠:“没有商量的余地,若你再为此女而犯戒,为师立刻将你这个不孝不义之徒逐出寺!”

  这几句话,如冰冷的刀剑斩在秦书凡的心灵上,他脸色瞬间变白,又快速泛红,头上一颗颗黄豆般的冷汗冒出来。

  我不孝?我不义?

  秦书凡头顶冷汗不断落下,随即又出现一层冷汗,似乎永不休止,脸色异常焦急。

  他虽然熟读佛经道典,练心磨性,但心性淳朴,无论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都是一个未经磨练的少年,心灵看似坚强,实则内中很脆弱,始终对未来生活充满着美好的向往。

  然而今日要面对的,一边是十几年教他武功的师傅,另一边是有大恩与他的小冬瓜,往那一边选择都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已经超出他的抉择范围,以至于现在不知该怎么办了!

  呼!秋风呼啸,卷起一片落叶,凄凉而萧瑟。

  小冬瓜靠在树上双眼通红的说道:“义兄,爹爹生前嘱咐过,不让小冬瓜将此事告诉义兄实情,就是怕你两端为难,不想天意弄人。”

  不知小冬瓜是否心存死志,面露凄惨之色,挣扎起身,步履蹒跚的向王镇抚使走去:“我是叛党,你们把我押回去教差……”

  “这?”王镇抚使为难的看着三宝。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眼前这一幕,再次让秦书凡脆弱的心灵受到重大冲击,莫名的头痛难耐,捂着脑袋大叫,同时体内气血如潮,翻涌不休,脸上红白之色快速变幻,嘴里更是喷出一口鲜血。

  “啊!”


位面之金榜题名 https://www.938xs.com/html/book/478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