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龙雀台上 冷望风雪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千劫主第四百三十六章 龙雀台上 冷望风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六朝联军浩浩荡荡,一路所向披靡,把罪兽杀得血流成河,溃不成军。

  它们自然也不是军,只是一些简单的罪兽罢了,但凡是有点智慧和实力的高级罪兽,几乎都暂时没有莽撞的出去肆虐人类。

  无论如何,它们终究是回来了,数量庞大,数亿之众。毕竟这是整个罪孽森林的生命,是比地球还要大的生存空间。

  这些罪兽大多数并没有和各朝军队精锐比拼的实力,真正能召选出来整编成军的并不多,更何况它们的智力也确实有限。

  赶走了罪兽,六朝联军停下整顿足有三个月,才又开始朝罪孽森林而来。他们的目标很直接,那就是辜雀的神雀山!

  这一次,数百万之众浩浩荡荡,所有人都极有信心可以大败辜雀。

  而辜雀,此刻却站在神雀山巅修建而成的龙雀台上,身影笔直而立,看着天地之间大雪飘飘,冷风龙咆虎啸,放眼之处,惟余莽莽。

  又是冬天了,终于又下雪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然十年有余了。

  十年前,自己茫然下界,死亡的前一刻被冰洛救下。

  十年后,自己是罪孽森林的雀尊,正静静等着整个大陆的强者。

  身份已然完全变了,但是呢,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呢?

  冰洛死了,到现在还没有能力复活她。走出天州,最好的兄弟义勇死了,尸骨不存。溯雪老师终于嫁给了自己,但此刻却苦渡劫难,融入通心道莲之中。

  轻灵......自己的小娘们儿,被人一枪捅破心脏,到现在还躺在离火圣宫,据说......快不行了。

  媚君,这个无数次陪自己患难的女人,这个给了自己数百年命数的女人,正在魔域受苦。她是不是已然真的嫁人了?当然不会,辜雀了解她,但她不屈服,便一定要受苦的。

  每当念及此处,辜雀就恨不得立马过去将她救出来,但是自己不能。因为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娶她。

  天眼虎呢?被迫自爆神晶,命格缺失,现在还在万里大峡谷深处的天地泉眼养伤呢,也不怎么样了。

  而这些人的遭遇,都是直接或间接因为自己,为了自己,才会如此辛苦。

  还真是应了那一句令人感慨的话:“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尽负,死生师友。”

  辜雀缓缓攥紧了拳头,他为什么忽然有了雄心壮志?为什么要去冒这么大的险征服森林?

  因为他愧疚!他不甘心!

  他愧疚深恩尽负,他不甘心每一次面对任何事都如此无奈,他开始成熟了,开始把自己的情绪内敛进了心中深处,开始去建立势力,去变得强大。

  总有一天,我会把一切规则都踩在脚下,傲然看着诸天万界,试问宇宙谁能挡我自由。

  辜雀身影笔直如剑!

  他的身下,是雏形初成的神雀山,是自己的罪兽势力,是无穷无尽的森林,是茫茫白雪风刀。

  天气很冷,大地像是被置入冰窖,但辜雀感受不到。

  到了他这个境界,很多东西已经完全不必要再感受了,只是觉得心头微微有些发寒罢了。

  这种寒,有是不是冷呢?辜雀叹了口气,脸上却不禁扬起了笑容。

  他缓缓回头,果然看到了一个在风中灰衣飘飘的身影,长发乱舞,她的脸是那么模糊,又是那么清晰。

  依旧是淡泊的表情,但已然远远不似最初见时那般冷漠高傲,不可接近。

  原来每个人都在变,都在成长,还好,韩秋还在自己的身边。

  辜雀轻轻一笑,道:“你怎么来了?”

  韩秋没有说话,只是缓步走到他的跟前,白靴踩在地上,似乎和冰雪都融为了一体。

  她走到辜雀身旁,看着眼前一览无余的大雪,不禁缓缓道:“今年的雪,尤为发红。”

  辜雀闻言一愣,随即点头道:“不错,死了太多人了,而且还会接着死,只是接下来的刽子手成了我们。”

  韩秋道:“是不是刽子手现在还说不清楚,若是你输了,无数罪兽被杀,无数将士阵亡,那你便是刽子手。但若是你赢了,干戈停止,甲兵深藏,百姓免遭兵祸,那你便是无上造化。”

  辜雀沉默了很久,轻轻拍了拍韩秋头上的雪,轻轻道:“赢?谈何容易,在你看来,我这一战赢的几率是多少。”

  韩秋看了辜雀一眼,淡淡道:“不到一成。”

  辜雀道:“我们看法差不多,我赢,只有一线生机,只是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这一线生机在哪里。”

  韩秋道:“可是六朝联军不远了。”

  辜雀一笑,缓缓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多想也无益了。”

  韩秋叹了口气,忽然一把拉起辜雀的手,沉声道:“走!看看雪桑老妪去!”

  说完话,不由分说的把辜雀拉起来,穿过冬林白雪,稳稳落在了一片小院之中,这里雅致安静,空气清新,却又无风,实在是洞天福地。

  态度完全不比以前,雪桑老妪缓缓从屋中走出,看到辜雀,抱拳道:“见过雀尊。”

  辜雀摆手道:“一年多了,雪桑老妪住的可舒服?”

  雪桑老妪看了辜雀一眼,点头道:“很舒服,所以,说正事吧!”

  辜雀道:“早就听说雪桑老妪不擅阵法,却善占卜,那么请问有否算过我辜雀此战胜率?”

  雪桑老妪看了辜雀一眼,却是没有说话,身影拔地而起,直直朝龙雀台而去。

  稳稳落在龙雀台上,冷冷看着天地风雪,雪桑老妪沉默了很久,这才缓缓道:“换了任何一个人,十死无生。”

  辜雀道:“我不一样?”

  雪桑老妪道:“不错,你是厄运之子,当然就不一样了,任何绝对的事放在你身上,都会产生决然不同的效果。”

  辜雀换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乌先生,顾南风,出来走走了。”

  声音传遍大地,但最先过来的反而是神君轩辕德和鬼君牧魂人,两人稳稳站直辜雀旁边,看着风雪一言不发。

  而很快,乌先生和顾南风也出来了,辜雀沉声道:“乌先生,说说这一战的情况吧!”

  乌先生沉声道:“低端对拼,罪兽强大无比,绝对高于人族,只是就怕神阶以上的修者捣乱。”

  他声音低沉,又不禁道:“论高手,神族高手众多,但却根本无法和六大神朝、五大圣山加起来的高手媲美。这一点,便是我们的致命缺点。”

  辜雀皱眉道:“不错,论底层我们占尽上风,但论高层,他们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轩辕德终于开口道:“硬拼是最不明智的做法,到时候高手对决,时空秩序失衡,震旦界会下来干预的。”

  雪桑老妪道:“所以必须要用阵法。”

  辜雀道:“什么阵法?”

  韩秋淡淡道:“无论什么阵法,只要能杀人就行。”

  辜雀摇头道:“不行,不到最后时刻,人不能杀太多,否则苍穹因果换不清,依旧无法成事。”

  雪桑老妪道:“那就用困阵......”

  顾南风脸色一喜,不禁道:“不错,可以用困阵,只是现在刻阵也来不及了。”

  雪桑老妪淡淡道:“无妨,我有一个阵法袖劵,到时候可以帮忙。”

  顾南风的道:“能刻在袖劵上的阵法,恐怕不够高级。”

  雪桑老妪摇头一笑,道:“这是他留给我的袖劵。”

  “他?”顾南风一愣。

  乌先生已然不禁激动道:“师娘,是不是师尊留下来的阵法袖劵?”

  听到这个称呼,雪桑老妪身体不禁一震,豁然朝乌先生看去,急道:“是谁让你这么叫的?是谁!”

  乌先生躬身道:“当年追随师傅之时,他经常提起你,我从来是这样称呼的。”

  雪桑老妪一愣,不禁低头,脸色的笑容苦涩无比。

  而辜雀和韩秋对视一眼,则是看着远处苍茫大地,两人的脸上都没有表情。

  大雪飘飘,寒风呼啸,天地茫茫一片,唯有寂寥。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韩秋才轻轻道:“此战过后,我便要走。”

  她的语气平静到极致,辜雀却缓缓道:“你不能走。”

  韩秋道:“为何?”

  辜雀这才看向她,沉声道:“还有半年,你的大劫恐怕就要来的,这里是你渡劫最好的地方。”

  韩秋摇头道:“什么地方适合渡劫我心里有分寸。”

  辜雀道:“有分寸也不能走,我不放心。”

  韩秋看着茫茫大学,忽然道:“如果你输了呢?”

  辜雀眉头一皱,苦笑道:“万劫不复。”

  韩秋道:“但是如果你赢了呢?”

  辜雀眼中寒光一闪,冷冷道:“如果我赢了,则龙雀联盟再无威胁,金海以北固若金汤,我辜雀也终究成为天下大的枭雄之一,可以与各朝帝皇相提并论。”

  听到这句话,牧魂人激动无比,不禁道:“我愿为主人死战沙场,定要助主人稳定河山,成为天下枭雄。”

  辜雀一笑,不禁缓缓摇头,看向大地,一时之间,似乎已然痴了。

  大学飘飞而下,天地惟余莽莽,大地似乎已然开始在颤抖,一股股浩浩荡荡的气势从南方传来,散发着无法形容的恐怖杀意。

  大军还未到达,但那股逼人的气势已然到了,看来这一次,他们真的志在必得。

  辜雀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喃喃道:“真的就志在必得吗?”

  莫非我真的熬不过这一关了吗?

  他不知道,一切只有看天命了。

  他不知道的事很多,比如说在这个时候,神州首都,神都学院之内,后山之上,忽然传出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大哭。

  哭声震得整个学院都在颤抖,无数师生骇然变色,直直朝后山而去。

  而神都学院新任的院长的声音,却传遍了天地:“神都学院所有师生,谁都不许上后山,谁也不许多看一眼,这件事你们管不了!”

大千劫主 https://www.938xs.com/html/book/4249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