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宫外 血仇终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千劫主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宫外 血仇终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轩辕战一枪刺下,威势惊天,生死巅峰之境的元气毫不掩饰。

  而辜雀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一刀而出,漆黑的刀芒刹那间翻滚而起,骤然撞击在长枪之上。

  一声惊天巨响传遍天地,轩辕战只觉一股强大到极致的力量传来,几乎要让他长枪脱手而出,右臂剧痛无比。

  他骇然看着辜雀飞进城门的身影,不禁浑身发寒,这贼子,竟然强到这种程度了!

  他脸色一变,立刻飞身而起,厉声道:“辜雀正追杀太子!你们立刻出手,一定要保下太子来!”

  他的声音响彻神都,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无数人脸色剧变。

  或许是因为即将到达安全位置,轩辕辰也爆发了身体最后一丝力量,极速朝天宫而去。

  辜雀紧追在后,脸上没有表情,两侧皆有士兵冲来,他一刀而过,刀芒惊天,霎时之间,残肢飞舞,鲜血四溅,大街已被染红。

  没有任何人能挡住他,他也毫不在意杀人!

  他眼神冷漠,其中血浪滔天,死死锁定着轩辕辰的气息,那一股惊天杀意直令风云变幻,天地失色。

  大街之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道道目光朝天而去,看着一金一黑两道身影激荡在天空,一前一后,直朝天宫方向而去。

  惊呼之声不断响起,与此同时,各大客栈、酒楼、庭院也冲出一道道伟岸的身影,一个个修者抬头望天,眼中不禁骇然。

  “是辜雀和轩辕辰!”

  “不可能吧!轩辕辰竟然失败了!”

  “又被反杀八万里回来?这辜雀好大的气魄!”

  声音不断传入辜雀耳中,但他根本不在意,他此刻只想杀人!

  而且,阳光明媚,微风轻拂,城中已有绿意,正是万物复苏的初春,这岂非不是杀人的好天气?

  “天卫!天卫何在!快救驾!”

  轩辕辰大吼出声,眼中惊慌无比,只因他已然没了力气!

  一道道身穿黄金战甲的身影从各个方面而来,提着长刀直朝辜雀而去,爆发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

  天卫,大多已然达到了极变之境,但在辜雀面前,还远远不够看!

  右手一震,短刀一横,一道刀芒已然翻卷而出,刹那间横亘天地,十数神卫连同战甲直接被懒腰斩断。

  内脏和鲜血洒满房顶,朝街道滚下,残肢漫天,恐怖的一幕吓得无数平民惊叫逃窜。

  辜雀追杀神族太子轩辕辰的消息彻底让神都沸腾了,一个个修者骇然望着这一幕,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他们的身影跟着辜雀,誓要亲眼看到这件事的最终后果。

  轩辕辰大叫道:“辜雀!你疯了吗?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也走不出神都!还不快逃!”

  辜雀置若罔闻,身影极速而动,他离轩辕辰只有十丈了!

  而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忽然传遍大地:“休伤我家太子!”

  伴随着声音,只见一个身影笔直的老者极速而来,手中一把长剑已然自天上斩下!

  只见一道恐怖的绿色剑芒横亘天地,房顶骤然一片惨绿,澎湃的元气刹那间让瓦片爆开。

  这个人辜雀见过,是最开始捉拿乌卓的时候出现过,似乎是南方护城将军,但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人,已然不再如当年一般强大,只因自己已然今非昔比。

  他一步跨出,右腕一转,短刀刮出一道漆黑的刀芒,自下而上,骤然把这一剑接住。狂暴的元气涌动,这个老者顿时被击飞数十丈远。

  辜雀身影快到极致,冷冷道:“轩辕辰,受死吧!”

  话音落下,一刀再次朝轩辕辰而去,恐怖的罡风似乎把空气都撕得呜呜作响,四面八方的元气鼓荡不已,青瓦片片落下。

  轩辕辰背脊生寒,不得不转头硬接,而此刻的他,元气早已枯竭,又哪里接得住如此狂暴的一刀。

  只听一声铿响,他手中的长枪顿时朝下落去,连连吐出好几口鲜血,又坚持着朝前而去!

  前方,已然是天宫了!

  而天宫之内的供奉已然飞出,正直直朝这边而来!

  再坚持十个呼吸,十个呼吸就好!

  刚这样想着,一道惊天刀芒再次撕裂长空,恐怖的元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双手运足最后的元气勉强一挡,却发出一声惊天惨叫。

  只见刀芒携带的狂暴元气,竟然直接把他两只手掌削了下来。

  他惨叫着,神血直流,身影终于忍不住坠落了下去,重重落在了天宫广场之上。

  “恶贼受死!”

  “贼子住手!”

  “太子!”

  一声声暴喝传来,供奉们的速度也再次加快,但辜雀毕竟离轩辕辰太近了!

  他身影猛然一纵,直接跨过了十丈虚空,稳稳落在了轩辕辰面前。右手伸出,黑光弥漫,在刹那间已然封住了轩辕辰所有的元气。

  双掌被斩去,他痛得在地上惨叫翻滚,长发披散,早已没了人样。

  而终于,十多个轮回之境的供奉已然把辜雀包围了起来,但泣血刀,已然架在了轩辕辰的脖子上。

  天宫外,轩辕辰跪在地上,全身元气被锁,辜雀手持泣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傲然看着四方越来越多的天卫和供奉。

  一时之间,画面似乎就此定格。

  风在吹,带着初春的潮湿,带着淡淡的花香与暖意。

  毕竟冬天已然过了!

  轩辕辰,现在与一条死狗无异。

  所有人都看着辜雀,所有人都看着轩辕辰,没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一幕,事实上神族几万年历史上,也从未有过这一幕。

  修者越来越多,无数的平民也围了上来,太子是他们心中仁德爱民的贤者,是祖国大好的接班人,他们当然看不过去。

  “恶徒!放了轩辕太子!”

  “放手!你已经被包围了!”

  声音到处响起,辜雀眼中血光弥漫,冷冷看着四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无数修者屏住呼吸,惊骇地看着辜雀,他们知道辜雀足够强大,但万万没想到连神族太子轩辕辰都不是他的对手。

  很快,一声大喝响彻天地,一个伟岸的身影自天宫内拔地而起,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元气,极速朝这边而来,顷刻之间已经稳稳落在了地上。

  神族大元帅,四方王轩辕旷!

  他剑眉入鬓,面容不怒自威,全身元气激荡,澎湃的气势席卷四方。

  他一来,所有人都沉默了,他在神都的威信,不必轩辕辰低!

  几个月不见,轩辕旷依旧是如此的伟岸,如此的强大,但辜雀并没有脸面见他。

  轻灵到现在还生死未卜,当年答应他照顾好轻灵的承诺终究是没有做到,如今,却又成了生死对立的局面。

  轩辕旷看着辜雀,瞳孔金芒爆射,沉声道:“放了太子,留你全尸。”

  辜雀咧嘴一笑,不禁道:“意思是反正都是死咯?那我为什么不拉他当垫背?”

  轩辕旷冷冷道:“放了太子,放你离开。”

  辜雀摇头道:“不必再说了,轩辕辰,我今日一定要杀!”

  “你敢!”

  一声冷哼忽然从天边传来,声音冷漠中带着惊怒,只见一个身穿宫袍的丰腴美妇极速而来,全身红光弥漫,气势无穷。

  她冷冷看着辜雀,寒声道:“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威胁神族!数万年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你不敢杀他,你若杀他,我要你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辜雀大笑道:“难道太子陨落你们就可以承受了?何况我辜雀无父无母,无家无根,孑然一身,也就一条贱命而已,还怕你们威胁。”

  低吼轩辕兰心眼中寒芒爆射,森然道:“你若杀我辰儿,我便找遍天下,把所有和你有关的人全部灭掉!地州韩家,魔域媚君,昆仑山溯雪,还有萧骨,宁丁,你所有的朋友,都将为你的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哈哈哈哈!”

  辜雀狰狞大笑,握住泣血刀的手已然在发抖,他死死盯着轩辕兰心,厉声道:“好个一州之后,好个母仪天下的帝后,不见格局智慧,尽显妇人恶毒!我辜雀今日总算是见识了!”

  他咬牙道:“我曾经就问过你,你的儿子是命,我的妻子就不是命了吗?他可以杀人,我便不能报仇了吗?”

  “还以我的朋友威胁我?你去试试!你去杀韩秋,你去了你就会明白是谁杀谁了!”

  说到这里,他眼中忽然散发出两道恐怖的血光,扫过周围无数的修者,冷冷道:“你们都看清楚一点!看清楚我辜雀的脸!这个人!他从来不受人威胁!”

  话音一落,他右手一震,一道刀光划出,顿时把轩辕辰的右腿齐根斩下!

  “呃啊!”

  轩辕辰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但却被辜雀一脚踩在地上,他寒声道:“这一刀,是替义勇斩的!没有你,他现在应该活得很好!”

  “辜雀!你找死!”

  轩辕兰心目眦欲裂,发出一声厉吼,直接就要朝辜雀杀来!

  辜雀短刀一横,冷冷道:“帝后,他毕竟还没死呢!”

  轩辕兰心顿时停住身影,死死咬牙道:“辜雀,就算杀你一百遍也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

  四方围观的修者和平民也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辜雀竟然这么大胆,当着无数供奉的面,当着四方王和帝后的面,他竟然还敢出刀!

  而接下来辜雀的举动,却彻底让他们哗然。

  直接辜雀一刀再出,又把轩辕辰的左腿斩了下来!

  他抬起头来,眼中血光闪烁,寒声道:“看来帝后还没有听懂我的话,我说,我不受人威胁!”

  轩辕辰的惨叫声响彻广场,广场安静到了极致!

  所有人都把这疯狂的行为看在眼里,他们知道,今日辜雀死定了,他们也知道,无论他死与不死,他都将彻底名震大陆。

  只因大陆数万年来,还没有一个人敢当着帝后和王爷的面,挟持太子,并斩伤太子。

  从这一刻开始,他将以一个罪徒,一个狂人的身份,传遍整个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辜雀沙哑的声音缓缓道:“轩辕辰,这一刀,是替天眼虎和媚君砍的!”

  他说着话,缓缓提起了泣血刀,看向了天空。

  碧空万里如洗,阳光明媚,正是杀人之时!

  “辜雀,不要!算我求你。”

  轩辕兰心的声音已然颤抖了起来,她终于不再强势,甚至在哀求。

  辜雀呆呆看着周围形形*的人,他当然能听到轩辕兰心的声音......

  但是人!一旦做了事,便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这就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这一刀,是我的替冰洛砍的!”

  他冷冷的声音像是死神的呢喃,接着,一道璀璨的刀光划过,一颗头颅顿时飞起,金色的鲜血洒满了大地。

  辜雀左手一挥,一直白烛已然在手,元气所过,白烛点燃,烛火摇曳。

  他把白烛放在了轩辕辰头颅之上,他的眼神已然迷离。

  斩头颅,点魂烛,这是对死者最高的祭奠。

  冰洛,四年半了,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希望,你不要怪我,这一天,毕竟来得太晚了。

大千劫主 https://www.938xs.com/html/book/4249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