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小说网
938小说网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五、求之不得

七十五、求之不得

手机阅读

薛蟠突然想到了张如圭,适才不是带了人进来了?刚好他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张如圭乃是舅舅的老部下,官位也不算低,他代表着舅舅出面,对着外头也不算失礼了,”薛蟠摆摆手,“想着舅舅也没有这样大方客气,不会留着人吃饭,既然不留着吃饭,那么招待一下喝杯茶就是了,就让张如圭来接待吧。”

王子腾瞪了薛蟠一眼,“这待客之事,岂能如此随意!”他平心而论,还看不上张如圭如此之人,“此人才干远远不及贾雨村多矣!”

薛蟠这才想到贾雨村乃是走了贾政然后到了王子腾这里头的门路才起复到了金陵府知府的位置上的,只是这个人狼子野心,得了王子腾的眷顾,却又要来找薛蟠的麻烦,这样不知道感恩的人,却倒是被王子腾看中了,“舅舅,”薛蟠皱眉,他原本对着贾雨村倒是也没什么差的观感,之前贾雨村在薛家为幕僚,薛蟠觉得此人甚是得力,原本也想着给他一个前程的,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如此的狼子野心,又有朝秦暮楚之事,再联想到书里头的后续之事,只怕是宁荣二府败落乃至四大家族没落的推手,还要算在贾雨村的头上,故此薛蟠是很忌讳此人,“贾雨村此人才干的确不俗,可这心思叵测,犹如毒蛇会反咬一口,只怕是个祸端,这样有才无德之人,还不如寻常人兢兢业业勤勉当差罢了。”

“无妨,使其才不用其德就是了,”王子腾自信笑道,“我看中的是他的才干,如今他在金陵一地当得不错,就连甄应嘉也很是满意,等到新军移镇的事儿办好了,甄应嘉就会保举于他,接下去要如何升迁,就要看圣意了。”

王子腾看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薛蟠暗暗摇头,觉得总是有失偏颇,不过可能王子腾也是属于喜欢之人会捧上天,厌恶之人绝不会多看一眼的性子,大约什么时候看穿了贾雨村,也自然会抛弃于他了。

“张如圭虽然才干不佳,但胜在勤勉,且昔日当差也很是听从上命,不会擅自行事,正正经经如今是舅舅的手下官儿,不会多嘴乱说什么,也不会胡乱做什么的。”

这倒是有些向王子腾正式推荐张如圭了,王子腾摇摇头,“罢了,文龙既然觉得不错,那就先使着,家里头还有几位清客相公,也请他们一起帮忙着待客罢了。”

“只是不能收重礼,”薛蟠笑道,“贵重之物还是要带回的好,舅舅想必也不缺银子,若是缺银子我这里头倒是有些。”

“胡闹台!”王子腾笑骂道,“什么时候我倒是缺银子要问你来拿了!”

这时候管家来报,说是这薛姨妈等人到了,王子腾忙命管家带到后头去,“我这边公事处置了就到后头陪他们听戏去。”

薛蟠见到王子腾还有公事要处置,于是起身,“我也去吩咐那张如圭一二。”

“你且不要忙,”王子腾对着薛蟠笑道,“听说今日有这史家、和你姨妈家里头的姑娘好几位过来?都是比你岁数要小一些?我仿佛听你母亲说起过,你倒是对着其中哪一位很是不错?我今日倒是要相看相看,你为了谁,怎么一天到晚都混账在内帷之中,学那宝玉不成器的样子!”

薛蟠有些不好意思,“嗨,舅舅你说的什么呢!”薛蟠顾左右而言其他,“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这个事儿来?”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王子腾显然也是很乐意见到薛蟠受窘的样子,“你的事儿,可是舅舅最要紧关心的事儿,你母亲也时常和我念叨,什么时候寻摸一个妥当的人儿来,要给你成家立业的才好,这成家立业了,外头的差事当着,人家才觉得你成熟稳重,不会说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了。”

“这话我倒是不信,”薛蟠笑道,“我如今办事当差谁敢不听从?”

“少给我废话,”王子腾笑骂道,“你若是不愿意说个实在话儿,我就只要是给你挑一挑了,你母亲言明了,只要是我这个舅舅挑的,自然就是好的,你老子如今不在了,我这个舅舅,原本也是可以做主的,若是你不说,那么也只好是我这乱点鸳鸯谱了,就看着那家门第好,那家家世好,就给你定下来,到时候觉得这夫妻不和谐,吃亏埋怨了,可不能怪我!”

薛蟠瞧着好像是真的今日躲不过这个话题了,于是也只好正式面对,“这事儿,还是让我自己个定吧?舅舅,也不瞒你说,”薛蟠摸了摸鼻子,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外甥我呢,的确是有个心仪的人选,只是人家这岁数尚小,又加上脸皮薄的很,若是这么早就要提起这些事儿,只怕是人家害羞就不愿意见我了。”

这倒是给王子腾套出了一些关键性的信息,“你倒是不着急?只是你却也不小了,”王子腾点点头,“咱们大越朝的规矩,虽然没有早成婚的,总是要等着二十来岁再成亲,但这亲事倒是可以定下来,免得倒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薛蟠自信满满,“决计不会,今年也到了三月了,”薛蟠低着头想了想,“不若等着明年开春,无论如何,也就要请舅舅出面了。到时候若是舅舅不帮衬,我都要死皮赖脸的求舅舅了。”

薛蟠显然是有主意的,王子腾倒也不是非要强迫薛蟠,见到薛蟠有主张,他也就点点头,“那我就听你罢了。”

王子腾处置公文,薛蟠出了来,告诉正在别处喝茶的张如圭要他代替王子腾招待客人,张如圭原本今日就已经是心满意足,却没想到薛蟠还带了如此大礼过来,想到要代替王子腾招待客人,张如圭心里头狂跳,却又觉得这双腿发软,“东翁,东翁,”张如圭都有些站不住身子,双腿一软就坐在了位置上,“怎么,学生怎么有如此的福气来行此事?”

这代替王子腾出面招待客人,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单纯招待,张如圭不是服务员,不可能没有什么其他没有的含义,第一起码王子腾将张如圭视为自己人,不算是嫡系心腹,但也是亲近之人了,第二只怕外头的人呢也会认为,张如圭已经投靠了王子腾。

这个误会张如圭简直是求之不得,须知道他昔日在大名府被贬官,也是因为没有后台的缘故,若是能够如今正式的归属在兵部尚书的门下,较之获得的收益来说,张如圭可是远远大于王子腾。

另外,王子腾眼高于顶,很少说看中谁,亦或者是流露出对着谁特别青眼有加的态度来,用江湖上的黑话来说,王子腾他几乎不收小弟。这一节不需要别人告诉,张如圭昔日是在王子腾手下当差过的,十分清楚王子腾的性子,若不是薛蟠这亲外甥举荐,只怕是张如圭一辈子都不见得摸得到王子腾的外书房门槛。

“这有什么呢?”薛蟠笑道,“你恰逢其会到了此处,那么自然要帮衬一二的,今日舅舅不得空,可外头的客人又不能不搭理,故此还是要人招待一二的,你只管接待去,有什么事儿要舅舅做主的,你自然不能答应,贵重之物退回去,若是和你一样的土产,你做主收下来就可。”

“再者今日没有备下宴席,吃饭就都不招待了,只管请喝茶,说说话就是了,”薛蟠巴不得要找个替死鬼来应付外头的人,于是连忙让张如圭做的事儿吩咐妥当,“也不单单是你,只怕还有几位清客相公也要帮衬着分开见,先生若是不愿,倒也无妨。”

“学生万万没有不尊的道理,”张如圭忙说道,“也要多谢东翁给了学生这样的好机会,若非东翁,只怕是这一回是没有学生什么事儿了。”

张如圭这会子又改口了,要以薛蟠的东席自居,他说的不错,官场上的确就是如此,很多时候上位者根本就不差那么几个干活的人,也不差忠心的人,而更多的时候就需要有人举荐才有可能被上位者看在眼里,这个时候才有可能展现出来自己的才干,进而更靠近上位者的身边,争取到更好的政治资源,所以张如圭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请东翁看学生的就是了,决计不会耽误了大司马的事儿。”

薛蟠笑眯眯的点点头,“如此就极好,你今日也就不必早出去,等会一起在这里头用饭,有亲朋好友的人来,你也可以帮衬招待一二。”

其实张如圭不算太合适的人选,毕竟王子腾的一些故交,张如圭只怕是都不认得,但寻常的宾客帮忙招待去,王子腾就省却了许多的功夫,毕竟这既然决定了要开门纳客,就少不了人来人往的。

薛蟠吩咐了张如圭,这才到了后院来,这里头预备下了戏,王子腾还没来,家里头的女眷们早就开席了,薛蟠到的时候恰好是在唱《水漫金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